快乐五分彩 > 玄幻小说 > 末日乐园 > 1226 骨髓提供商
    超级好看的仦説閲讀網 щщщ.⑨⑨⑨χs.cом ②②中文网

    老实说,在末日世界里生活的人,也没有几个心理状态很正常的吧?

    如果有人要求你,用你**、软弱的身体一遍遍在石磨里滚,被石舂捣,体肤撞击着坚石,撞得青肿渗血、肌骨断裂……那差不多就是一个末日进化者的日常生活状态了。

    物资匮乏带来饥狼心态,不得安宁之下的焦虑感……都还不算是最叫人难受的。最折磨人的是,当你昏昏沉沉从某个早上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因为前天的伤势而病情沉重,却不敢离开你藏身的水沟的那一时刻因为你一离开水沟它就说不定就会被别人占了;因为没有给你送水的人、沟壁上的脏水现在也很宝贵;因为你害怕被人发现你病了。

    林三酒觉得,她至今还未看见任何一个心理状态正常的人,包括她自己在内但是,卫刑显然是指前任警卫的“不正?!?,已经上升到另一个级别了。

    她们二人走近时,前任警卫表现得却很正常:他离大巫女站开了好几步,不太敢接近人,手脚也像没地方放似的。

    “你接下来去哪?”林三酒观察了他两秒,问道。这是一个委婉的送客令。

    “我……”前任警卫茫然地想了想,“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离我进来的时候,过去多久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答案。

    “我们又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哪一年,连它怎么算日子我们也不知道,”波西米亚像是教训人似的,说道:“怎么能告诉你过去多久了!”

    “也是,”前任警卫说着,又怔忪起来,似乎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他有可能在底下徘徊了几十年,也有可能是几个星期;虽然看起来好像是无所谓的事,但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他们总想确认自己在时间长河之中的立足处,一旦失去了它,他们就会怅然失措。

    前任警卫甩甩头,将自己从茫然里甩回神:“那个……我刚才没有拿到点数,我也什么都没有……让我跟着你们行吗?我能帮上忙的话,就分我几个器官……啊,要是你们不愿意让我跟着,给我分几个点数吧?你们拿了那么多呢?!?br />
    原来是这种类型的人吗?一点也没有羞涩感,看见别人有什么,往往张口就要,反而会叫面皮薄的人不好意思不给不过老实说,这不是最差的类型。

    “我们给不了你点数,”

    林三酒一边走,一边瞥了他几眼。她们只能返回收费处,以点数换道具、再换回点数的方式将其“折现”;但她得赶紧在有人发现死了两个npc之前赶快脱身,再说还得尽早找到鸦江的落脚地,让大巫女先安顿下来绝没有为了这种小事而回头的道理?!澳阕詈靡脖鸶盼颐??!?br />
    “但、但是我本来以为,我不用一个人闯这个副本,我身边还有队友的……突然让我一个人……”他说着说着,倒有点委屈起来了,活像是林三酒决定让他一个人挣扎的:“你说我一个人能怎么办?”

    波西米亚来了脾气,刚要转头瞪眼的时候,却被林三酒轻轻按住了。她琢磨了几秒,看了看前任警卫,忽然轻轻一笑:“你要跟着也行?!?br />
    等几个人快走到鸦江落脚的病房时,波西米亚赶上来几步,小声抱怨道:“你喜欢定时炸弹???”

    说来或许令人很不能理解,林三酒自己也清楚,这不是最现实、最有利的决定但她就是忍不住想知道,前任警卫身上哪里触发了卫刑的第六感;更重要的是,她自己能不能察觉前任警卫的不对头。

    何况如今她有心防备,加上前任警卫战力一般,她倒也不怕对方能激起多大的浪花。

    波西米亚当然是一丁点儿也不赞成的。等林三酒好不容易挨过了她的一通冷嘲热讽“你以为这是做数学题哪?”“对,我就是做过,你少说废话!”“要是你夜里被捅死了,我就用你的脑壳烧开水”一行几人也总算找到了那一间挂在波西米亚名下的病房。

    人偶师的身上没有通行证,只能在墙角乖乖等着,由波西米亚留下来当保镖;林三酒独自一人走上墙壁,一连爬了好几层之后,在目标病房门旁边停了下来,蹲下身敲了敲门。

    “鸦江?”她试探着叫了一声。

    他们一去大半天,林三酒都做好心理准备鸦江等不耐烦走了,却没想到他竟真的如同约定好的那样,依然等在这儿“咔哒”一声,门就被推开了,好像甚至都没上锁。从打开的门上方,探出了一个熟悉的脑袋:“你们可算回来了!我在门口摆摊做生意,都赚了值五六个点的器官了!”

    ……这人还挺有商业头脑。

    “早知道让你摆摊算了,省得我们费这么大劲?!绷秩瓶嘈σ簧?,没有给他细讲这一去的经历,而且现在站在门口也不是说话的时候;她示意鸦江将门全打开,自己重新下去,将人偶师的身体扛进了病房里波西米亚咕咕哝哝地拽着前任警卫,将他一路也拽了上来。

    “那个脸上有斑点的女人,怎么样了?”

    林三酒把人偶师的身体“咚”一声扔上了病床,布料下大巫女脑袋一转,感觉仿佛在用意识瞪了她一眼。小小的单人病房里忽然一下子挤进了这么多人,一时间居然热闹得不像是一向肃杀的医院了;鸦江没浪费时间,把两截身体中的那一条儿“连接”也恢复了不少,如今看着像个腰特别细的怪人。

    “占用了她身体的那个男人,一开始嘴倒真够紧的,死活也不说他们两人的病房到底在哪,”鸦江哼了一声,“不过后来我怀疑,可能那个灵魂投影有点限制,或者说副作用……他没撑住,终于告诉我了。我把他带回他的病房,弄醒了那个女人,至于以后他们之间发生的事,就只有老天知道了?!?br />
    这也就够了。最起码芝麻饼得到了她应该得到的公平她不应该被自己一心惦念的同伴所害。

    自打进入医院以后,林三酒还是头一次心里安宁了,甚至还带着几分就快要完成目标的隐隐满足。人都找回来了,他们身上也有充足的点数了,连不擅识破谎言、被人一骗一个准的黑泽忌都被她送走了……

    接下来等待风声过去的这几个小时里,病房里充满了着波西米亚述说经历时的手舞足蹈、时不时几声惊叹和笑、大巫女忍不住要插嘴时就抓笔写字的声音、嚼饼干时的脆响……就连唯一一个不确定因素,前任警卫,也始终老老实实地在一旁端茶倒水,不被提问的时候就很乖觉地从不开口。

    死去两个npc,果然在医院里造成了不小的震动;然而或许是因为医院急需从之前的混乱中恢复秩序,在仅仅几个小时之后,戒严就解除了,一切又回复了平常。

    林三酒还算肯定,在她动手的时候,收费处周围没有任何目击到她们的人;因此当她抱上大巫女,招呼波西米亚一起走的时候,除了吃下一颗你们班上应该也有这样的人吧作为聊胜于无的防备手段之外,倒也不怎么紧张。

    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外头一轮lava游戏还没有结束,收费处却换了新位置。几个人错过了收费处出现地点的提示,不得不费了不少工夫,才从别的进化者那儿“骗”来了它的地点连该说什么,怎么说,都是大巫女一笔一笔写下来告诉二人的但不论如何,她们总算是找到收费处了。

    遥??醇且患涫煜さ霉值男》考涫?,林三酒顿住了脚,皱起了眉头。

    “你看,”

    她低低叫了一声波西米亚,“现在刚换完点数的那个人……是不是五十明?”

    更新最快的22中文网 м.999xs.coм
  • 7600元一支抗癌药缺货因价廉? 2019-03-05
  • 敦煌学者探访榆中大佛寺 揭开神秘石窟寺面纱 2019-03-05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习近平指引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2019-03-04
  • 马来西亚以谋杀罪起诉两名涉嫌杀害朝鲜男子的女子 2019-03-03
  • 阿里象雄文化实物资料在拉萨展出 2019-02-27
  • 男子花4万多元冷冻干细胞,欲延长生命 2018-11-16
  • 独家|国际博物馆日专访单霁翔:看院长为自己打多少分 2018-11-16
  • 鸿山慈善会厦门佛事展举行义诊活动 赢得群众交口称赞 2018-08-13
  • 252| 648| 24| 475| 932| 251| 680| 20| 561| 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