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五分彩 > 言情小说 > 步步骄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梦境
  超级好看的仦説閲讀網щщщ.⑨⑨⑨χs.cом②②中文网

  一声令下,“吱呀”一声,紧锁的院门应声而开。

  甄柔平静地目视前方,徐步穿过院门,耦合色的宽大裙幅逶迤身后。

  薛钦应该早得知甄柔会出现,他一直立在方砖百步的庭院里,束发玉冠,褒衣博带,衬着一张英俊的面孔,眉目温和,气质儒雅。

  公子温如玉,翩翩世无双,大抵就是薛钦这个样子吧。

  即使身处囹圄,依旧风采如昔,仿佛他还是扬州建邺城里让人倾慕的楚王世子。

  此时,他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紧锁的院门,看着院门应声而开,然后……终于看见那一抹让他魂牵梦绕的倩影。

  多少次了,无数个日日夜夜,无数个午夜梦回,在他梦里出现的人,却在梦醒时分只留他独自面对满室孤寂的人,终于真真实实地站在他的面前。

  不再是一场梦,不再是他幻想出来的人,不再是……

  太多太多,他只知道,他从小呵护长大的女孩儿,他终于见到了。

  太久又太强烈的思念,让薛钦在见到甄柔的那一刹那,再忍不住心底那一份牵动,急忙地向甄柔阔步而去。

  “锵”

  薛钦不及迈出一步,他身后两名近身看守的卫护已经骤然上前,随之两把雪亮的长剑拔出,毫不留情地一左一右挡在薛钦的跟前。

  薛钦一怔,想到二人如今的地位,他不再强行上前,就立在当场,目光一反平时的温和,如熊熊烈火一般灼热,痴痴地看着甄柔,“阿柔,我终于又见到你了?!?br>
  曾经说的那样清楚明白,而且也已经经历了这么多,薛钦怎么还像一副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

  覆水难收,破镜难圆,何况是早已男婚女嫁各不相干的二人?

  甄柔不喜薛钦这样灼热而深情的目光,尤其是还当着曹劲的一众亲信属下强势如曹劲,已经让步同意她和薛钦见面,将心比心,她又如何能置曹劲的颜面于不顾?

  是以,对于薛钦投来的痴情,甄柔当下皱了皱眉,却也没有多计较薛钦过于亲昵的称谓,她只想尽快与薛钦说清楚,故开门见山道:“薛钦,你我早无关系,今日我会过来,你知道是为何。我的丈夫正在外面等我,有什么事就直说,至于叙旧之类就免了?!?br>
  冷静地将话说完,甄柔看了那两名揽在薛钦前面的侍卫一眼,二人也是早得了吩咐,一人“哐啷”一声还剑入鞘,对薛钦道了一声“得罪”,便径自将一直拿在手上的铁链给薛钦双手拷上,另一名侍卫如法炮制,将手上的铁链在薛钦的双脚上拷上。

  事毕,两名侍卫方向甄柔抱拳一礼,尔后远远地退到院门口,面向庭院里而站,以防薛钦对甄柔有任何不利,他们可以及时冲上前阻止。

  薛钦看了一眼不远处站着的侍卫,随之举起双

  手,手腕上的铁链顿时一片“当啷”作响,他却不在意地笑了笑,随即仍痴痴地望着甄柔,道:“阿柔,我即便再权利熏心,可又怎么会伤害你。哪怕你纵火烧了我的世子苑,烧了可充当二十万大军一年军饷的财帛,我也不曾怪过你,只悔恨怎能让你葬身火海,你可是最怕疼的?!?br>
  他温声细语的说来,说到后面,一惯温润有礼的面孔却随着话语露出痛苦之色,愧疚之情溢于言表。

  甄柔却听的心中猛地一紧,饶是来之前已经做好准备现在的薛钦有很大可能和她一样,从前世重生而来,只是他们一个重生在命运既定之前,一个重生的太过晚了,可真当薛钦说出前世临终前的种种,她还是忍不住一惊,目光也愈加防备的看着薛钦,几乎一字一顿地将话从唇齿间咬出,“薛钦,你已经成为阶下囚,到底还想做什么???”

  薛钦毕竟是曾雄霸一方的军阀,即使楚王的位子只坐了不过一年而已,却足以他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敏锐嗅觉。

  看着甄柔眼里掩饰不住的防备和深深敌意,原本不确定的猜测,在这一刻已经可以确定了,其实应该早在他被通知甄柔同意见面之时,就已经明白了。

  薛钦布满红血丝的眼睛里情绪从不可思议,到原来如此,再到说不尽的哀伤……种种复杂的情绪充斥着他,良久,他忽然哈哈大笑了两声,复又看着甄柔道:“再登上楚王之位后,我一直不断的做着一个梦,梦到在我娶了邓氏后的第三年,你依旧被甄志谦嫁给了我,可你性子那样烈,又怎会与人为妾呢?所以你就自焚于我们新婚之夜……我一直以为这个梦是我太过思念你所至,可我却反复地在做着这个梦,梦里看见你葬身火海,那之后天人永隔的痛苦真的太清晰了,清晰地让我忍不住怀疑那就是我们的前世?!?br>
  听到薛钦只是在梦里梦到那一幕,甄柔暗暗地大松了一口气,可听到“前世”二字,心中却仍然一紧,不过到底比之前好太多了,于是只镇定自若地听薛钦继续说下去。

  “……阿柔,其实我比你自己更了解你,你对我十分依赖,而且极为信任,若我突然改娶邓氏,你应该会伤情一场,根本顾不及和我解除婚约。然而你不但立即找我退婚,后面又根本未有任何伤情,这太不像你了,我也一直想不明白……直至这个反复做的梦却让我忽然有些了悟了?!?br>
  说到这里,薛钦目光忽而探究地望着甄柔,道:“在曹军攻破楚王宫那一天,我想过有尊严的赴死,可我不甘心,也如何都想不明白,我们十多年的感情,怎么会对你而言不值一提……我知道很可笑,但我还是带着那个重复做着的梦来到洛阳,想再问你一次?!?br>
  他话略一停,目中的探究却更深了,随之蓦然问道:“阿柔,你今日的到来,让我确定那个梦可能不是梦,又或者是你也同样梦到了。所以,我想知道,你可是因为我梦中的情形,当初才决然的与我一刀两断?然后选择嫁给最终统一天下的曹劲?”

  更新最快的22中文网м.999xs.coм
  • 杨箕寺右 百余龙舟齐汇江面 2019-05-08
  • 保时捷发布911 Speedster 概念车 纪念诞辰70周年 2019-05-08
  • 南方都市报手机客户端·奥一网 2019-05-02
  • 回复@笑傲江湖V:你不就是不能完全顺着市场来? 2019-04-22
  • 珠海银隆IPO终止,格力造车梦终结? 2019-04-19
  • 主动扩大开放再发力 国务院出台六项举措鼓励利用外资 2019-04-08
  • 钱江晚报:乱花的治霾资金要追回更需追责 2019-04-08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3-27
  • 就算不为了世界杯,俄罗斯也有那么多时髦好去处值得你飞去 2019-03-27
  • 山西:鼓励可再生能源电力企业参与市场交易 2019-03-24
  • 志愿者送来爱心物资 暖热孤残孩子们的心 2019-03-20
  • 荆楚网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 2019-03-20
  • 7600元一支抗癌药缺货因价廉? 2019-03-05
  • 敦煌学者探访榆中大佛寺 揭开神秘石窟寺面纱 2019-03-05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习近平指引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2019-03-04
  • 582| 803| 424| 837| 123| 985| 992| 149| 313| 168|